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发展路径研究

日期:2020-03-19 来源:鼎韬产业研究院 阅读:2945

  全球产业正在进入数字经济时代。随着5G商用及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变革推动下的数字经济加速发展,以及与实体经济融合,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我国“十四五”期间服务外包发展的关键驱动力,也是新世纪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升级转型过程中面临的全新转折点,数字化转型或将成为服务外包升级转型的全新引擎和加速器。2020年初,商务部等八部门发布的《关于推动服务外包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

  “要加强数字技术的开发利用,提高创新能力,加快企业数字化转型,不断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不断提高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数字化业务占比,到2035年,服务外包成为以数字技术为支撑、以高端服务为先导的“服务+”新业态新模式的重要方式,成为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力量。”

  根据意见要求,商务部与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共同推动建设一批以数字服务出口为导向,具有较强带动作用的基地,培育数字服务新业态新模式,打造数字贸易发展先行区。2020年3月,首批12个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入围名单公布如下。



注: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数字经济时代下,服务的进出口贸易脱离了实体港口和物流运输等限制,而主要以国际互联网和数字平台为主要支撑,形成了全新的产业发展生态体系和模式。基于对全球数字经济前瞻研究及实践探索,鼎韬认为数字服务出口基地的发展当以“数字化、国际化、产业化”为核心原则,以一大标准研究平台为引领,以国际合作与国际交易两大平台为特色,以技术、金融和人才三大要素为支撑;以顶层设计、安全监管、国际品牌、产业融合、龙头企业和基础设施六大核心举措为保障,构建“1236”的数字服务贸易产业发展路径和新生态体系。

 

  一、数字服务标准研究平台

  数字经济是对现存世界的彻底重置,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加速融合发展每时每刻都涌现出新服务、新产品、新模式和新业态。以数字驱动、软件定义、平台支撑、服务增值、智能主导等为典型特征,数字服务各细分领域内的生产主体、生产对象、生产工具和生产方式都将面临彻底颠覆与重构。在新的生态塑造过程中,得标准者得天下,谁率先提出和制定了行业标准,就掌握了行业的话语权。因此,构建数字服务标准研究平台是引领区域数字服务产业发展的最大动力。而数字服务研究标准平台搭建包括三个关键要点:

  专业研究。不同以往区域产业发展专家智库的普遍构建和运营模式,标准的研究需要长期大量的深度研究和实践论证,因此需要构建紧密稳定而长期的专业研究团队。积极对接国内外权威研究机构和研究成果,整合本地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研究资源以及专家人才建立和创新联合研究模式,持续加强针对数字服务贸易与外包重点领域的基础共性标准、关键技术标准等标准的研制。

  统计体系。持续的研究需要海量的一手数据做支撑。落实商务部服务外包统计体系的相关标准和要求,完善本地服务外包统计体系的同时,重点针对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进行接发包的新业态新模式的服务外包业务统计。加强大数据研究和案例分析,建立和完善统计监测、运行和分析体系,为产业研究和发展决策提供数据依据。

  标准互认。不被市场广泛认可和采纳的标准不能称之为标准,因此,标准平台的核心在于推动标准共享和国际互认。沿着“区域数字服务标准”“中国数字服务标准”“国际数字服务标准”三个阶段发展路径,积极推动标准的设计、完善和落地,鼓励服务外包企业积极参与国际国内相关标准和资质认证,推动技术、产品和服务的标准质量、检测、溯源和信用体系一体化建设,引导行业有序、健康、持续发展。

  二、国际合作与国际交易两大平台

  1、搭建国际合作平台,完善全球产业资源网络

  以国际主要贸易合作伙伴城市为核心,积极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重要城市,聚集国际数字服务及外包行业平台、研究咨询机构、采购商和企业等资源,搭建数字服务国际合作联盟及平台。基于联盟和平台持续整合国际资源,加强同国际服务贸易与外包行业内的权威机构的合作,进一步整合和完善全球资源网络合作体系。从而加快推进全球市场品牌体系建设,为海外企业“引进来”和本地企业“走出去”提供集信息、咨询、工商、资金、人才、政策等在内的线上和线下服务,推动国际合作与数字服务出口能力的有效提升。

  2、以市场要素为核心,引进和搭建国际交易平台

  引进和建设国际服务外包项目发包和交易平台,以市场为核心推动产业聚集和企业发展。积极对接和引入海外发包平台及买方代表机构落地,如Sanford Black, Clutch, E Smith Realty Partners, Harts Group, Ovum, Syniverse Technologies, StarTek等,推动本地数字服务企业与国际需求市场对接;重点支持以项目交易为核心功能的本地服务贸易及外包公共服务平台加速发展,聚集和拓展国际项目订单和资源;鼓励有资源有能力的本地龙头企业建立和运营行业服务及交易平台,鼓励各级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通过平台进行发包,购买供应链、呼叫中心、互联网营销推广、金融后台、采购等运营服务。

  三、三大要素

  1、数字核心技术研发

  数字技术被誉为“第四次工业革命”,而作为影响生产关系的关键生产力要求,数字技术已经成为各产业发展的底层基础,服务外包更不例外。数字化技术将成为服务外包的新内核。在数字核心技术研发方面,基地须依托本地龙头企业和产学研联盟,支持和加快重点领域内的数字服务核心技术的研发和突破,持续加大数字经济核心技术研发、应用和产业化支持力度,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加强“政产学研用资”合作体系完善,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共性技术研发平台,鼓励数字技术在数字服务外包重点领域内的落地和应用,强化制造业创新对数字服务的支撑作用,加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融合创新。

  2、加强金融支持力度

  数字服务出口能力的快速提升离不开金融资本的强力支持。在金融要素构建方面,基地须加强金融创新探索与实践。完善数字服务贸易企业出口信贷、服务产品买方信贷政策措施,鼓励保险公司在国家出口信用保险政策范围内,积极创造条件,为离岸服务外包重点项目和企业业务出口提供保险支持。大力发展贸服相关的国际金融创新业务,包括贸易支付和结算、供应链金融、国际保理、融资租赁、出口信用保险、其他衍生金融工具和产品等;试点跨境人民币融资业务,开展科技型企业境外人民币借款和发行人民币债券业务;支持企业开展境内外上市、融资、项目合作、营销推广等活动;支持符合条件的服务贸易企业通过银行贷款、发行股票债券等多渠道筹措资金;联合金融机构发起设立数字经济投资基金,围绕数字经济产业链完善资金链,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出口服务基地提供有力支撑。

  3、数字产业人才培养

  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最核心的要素是人才,数字服务发展的核心要素是具备数字素养的人才。由于数字经济目前仍是新兴概念,各国也普遍存在数字技术人才不足的现象,如今40%的公司表示难以找到他们需要的数字分析人才,所以谁先掌握较高的数字素养,谁就能在就业市场中脱颖而出。在数字产业人才培养方面,一方面加强人才引进,从政府和园区的纬度通过数字人才引进政策、创新创业大赛等多种方式加强人才引进,从企业纬度鼓励符合条件的服务外包企业对重要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实施股权激励。另一方面加强人才培养,鼓励本地高校与国际企业开展合作,建设一批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重点学科的数字服务贸易学院,开展新工科建设。以高校和企业为主开展数字产业人才引进、交流与培养体系的研讨与建设。

  四、六大举措

  1、完善数字服务顶层设计

  完善数字服务产业发展的顶层设计,推动产业发展制度创新,是基地推动数字服务产业发展的重要前提和保障。具体举措包括构建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建设领导小组,编制产业发展专项规划和实施方案,出台产业发展专项政策,建立协调跨部门联动机制,形成共同发力、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统筹推进数字服务贸易攻坚。建立健全攻坚战协调推进机制,研究解决攻坚战中的重大问题和工作推进措施。建立信息报送和通报制度,获取区级、市级和省级等层面的更多支持和指导。

  2、建设数据安全监管体系

  安全是当前国际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议题和重要保障。而在基地数字服务发展方面,也亟需建设国际数据流动的安全监管体系。在保护专利、知识产权、保护个人隐私等方面加快探索和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数字贸易预警监督机制和协同监管举措。依托区域自贸区、保税区等政策和制度优势,在数据流动、数据安全领域形成区域监管特色,积极开展事中、事后监管技术建设和试点示范。与各国就数字贸易相关管理机构及主要城市就数字贸易规则、监管、便利化等方面尽快达成谅解和合作,建立有效的数字知识产权海外维权渠道和争议解决机制。

  3、基于峰会提升区域品牌

  积极参加京交会、服博会、进博会、Gartner峰会、OSX外包峰会及博览会等国内外服务外包领域内的知名峰会活动。在会议期间,通过专题推介会、主旨演讲、广告宣传等多种形式加强基地品牌的国际宣传和推广。积极策划和组织召开数字服务主题峰会,邀请国际服务外包领域内的代表企业、组织机构、专家学者等参会,对接全球及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前沿信息、技术和项目。积极和行业媒体平台、促进机构等开展合作,开拓构建线上线下互动的经开区品牌宣传渠道,持续策划和开展品牌推广活动,全面提升基地的品牌及行业影响力。鼓励基地内数字企业开展商标和专利境外注册,着力提升企业品牌。

  4、推动数字服务与制造业深度融合

  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发展的两大核心内容,随着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加速融合,为服务外包行业向纵深领域提供新市场、新需求和新动力。因此,基于区域优势及特色产业基础,加速推进重点服务外包垂直领域的发展,是基地建设的重要内容和方向。在各个领域建设一批重点示范项目和企业,建设一批示范基地,出台一系列重点举措,明确发展目标,确定牵头单位和责任人,加强制度创新和保障体系建设,形成清晰的发展路径和实施方案。搭建平台推动服务外包企业同本地重点垂直行业的龙头企业交流与合作,加快融合,重塑价值链、产业链和服务链,形成相互渗透、协同发展的产业新生态。

  5、壮大数字服务市场主体

  加强数字服务龙头企业引进和培育。加强与国内服务外包行业内的链主机构如行业协会、咨询机构和平台等的合作,推动一批高端化、国际化和规模化的数字服务外包重大项目和企业落地。加强数字技术的开发利用,提高创新能力,加快企业数字化转型,不断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重点关注数字服务新模式、新业态,特别是与垂直领域深度融合、开放协同、平台化、共享化的服务模式,加快培育一批数字服务外包领域成长性好、增长潜力大的独角兽企业,并在此基础上,打造一批具备规模优势,资源优势与创新优势的龙头企业。鼓励本地企业通过海外投资、并购、上市融资等手段实现国际化发展。 

  6、强化载体和基础设施建设

  构建智慧化数字产业空间载体,深化数字基础设施+平台建设。依托重点项目、龙头企业建设各具特色的数字服务产业园中园,加快形成产业集群化和特色化发展格局。针对产业特色和企业需求,优化和提升园区载体设施建设水平。持续推动和加强5G网络试验及区域信息化合作,建设5G联合创新实验和展示环境,推进5G、物联网、IPv6、边缘计算等应用部署,支持基础电信企业实施网络架构升级,促进网络智能化改造,全面提升基础支撑能力和服务质量。探索建设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优化网络架构,减少跳转层级,积极推动建设快速响应的国际通信服务设施。

推荐文章

返回顶部